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行情 > 正文
号称“加水就能跑”的青年汽车资产被拍卖,前员工称仍未拿到赔偿金
发布时间:2023-01-14 09:53   浏览量:108

  

曾因“水氢车”引发轰动的青年汽车破产后,如今只剩下一地鸡毛。

  

近期,青年汽车集团旗下的主要造车实体——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下称“金华青年汽车”)及关联公司多项相关资产在淘宝网阿里资产破产拍卖平台进行拍卖,拍卖标的物包括车辆、地块土地使用权、持有的公司股权等。

  

拍卖进行得并不十分顺利。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在已经结束的多场拍卖中,有部分标的物流拍将被降低起拍价等待二次拍卖。

  

曾经,青年汽车是豪华客车市场的“霸主”,后因“水氢车”事件轰动一时。2021年,金华青年汽车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当年2月和9月,金华青年汽车管理人曾分别发布公告招募意向投资人,时至今日,新的投资人出现了吗?破产重整进展如何?

  

1月6日,时代周报记者就相关问题向《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意向投资人招募二次公告》中的管理人邮箱发送采访邮件,并致电上述公告中的联系人傅忠彬、曹红光、夏祖兴,均未接通。

  

同日,公司前员工赵磊(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破产后他离开了公司,而他应得的赔偿金至今也没有拿到,养老保险也没有缴费。

  

1月7日,时代周报记者接到了青年汽车管理人楼律师的来电,对方表示已与当地进行沟通,由于该项目涉及到的债权人群较多,管理人以及相关部门在该项目的处理上做出了很大努力,整个项目进展到现在基本较为稳定,希望新闻媒体不要做相关报道。

  

相关资产被拍卖

  

昔日的青年汽车在国内豪华客车市场占据了半壁江山,到头来还是走向了破产清算。

  

相关拍卖从去年年末就已开始,先行拍卖的3项标的物是青年M-10号地块等三宗地块土地使用权和地上在建工程;青年M-09号地块土地使用权、建筑物构筑物和机器设备整体打包;青年市工业园区17号路西南,黄园村以东的土地使用权和在建工程。

  

上述3项标的物即集团持有的地块土地使用权和在建工程及厂房,均位于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起拍价分别为3。8595亿元、4。7996亿元、2。4609亿元。由于无人报名参与,这3项标的物均已流拍,并将分别以3。6757亿元、4。5649亿元、2。3437亿元的于1月15日进行二拍。在已经结束的拍卖中还有部分车辆流拍。

  

此外,将被拍卖的还有公司股权,例如青年莲花控股公司持有的广西弘臻青年新能源汽车公司51%的股权,将以1。02亿元的起拍价进行拍卖;莲花控股、商用车销售公司持有兰州世爵凤凰汽车公司100%的股权,将以1亿元的起拍价进行拍卖。

  

拍卖的发生与破产清算有关。据《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21)浙07破4号之一(下称“裁定书”),2021年5月20日,金华青年汽车管理人向法院提出申请,称金华亚曼车辆有限公司、金华奥兰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等20家公司与金华青年汽车之间存在高度人格混同现象,包括财务混同、人员混同和公司治理结构混同等情况,请求将这20家公司与金华青年汽车实质合并破产清算。

  

经审理查明,这21家公司间具有高度关联性,存在严重混同情形。“(金华青年汽车)公司已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在二十一家公司严重混同的情况下,各家公司已无法单独清算。将二十一家公司实质合并破产更能够客观、合理地处置公司的资产和负债,公平、公正地保护全体债权人的合法利益。”《裁定书》中称。

  

“《全国法院破产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32条规定,当关联企业成员之间存在法人人格高度混同、区分各关联企业成员财产的成本过高、严重损害债权人公平清偿利益时,可例外适用关联企业实质合并破产方式进行审理。”1月7日,河南盛意律师事务所律师马卜歌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目前,相关拍卖仍在进行。马卜歌告诉记者,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对于第二次拍卖仍流拍的不动产或者其他财产权,人民法院可以依照本规定第十六条的规定将其作价交申请或者其他执行债权人抵债。申请或者其他执行债权人拒绝接受或者依法不能交付其抵债的,应当在六十日内进行第三次拍卖。

  

第三次拍卖流拍且申请或者其他执行债权人拒绝接受或者依法不能接受该不动产或者其他财产权抵债的,人民法院应当于第三次拍卖终结之日起七日内发出变卖公告。自公告之日起六十日内没有买受人愿意以第三次拍卖的保留价买受该财产,且申请、其他执行债权人仍不表示接受该财产抵债的,应当解除查封、,将该财产退还被,但对该财产可以采取其他执行措施的除外。

  

青年汽车的盛与衰

  

如今正经历拍卖的青年汽车,也曾有过辉煌时刻。

  

天眼查显示,金华青年汽车成立于1996年,位于浙江省金华市,是一家以从事汽车制造业为主的企业。该公司注册资本2。1亿元,法定代表人为庞青年。

  

庞青年出生于1958年,年轻时放过牛,开过小厂,上世纪90年代进入汽车行业,通过股权并购收购了合资公司金华北方福来汽车公司。

  

2001年,庞青年成立了浙年尼奥普兰汽车集团有限公司(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的前身)。此后,青年汽车快速发展,成为豪华客车市场的“龙头”,还曾中标2008年北京奥运会。据媒体报道,到2008年,青年汽车生产的单价130万元以上的豪华客车占全国市场70%以上,单价200万元以上豪华客车占全国市场100%。

  

但庞青年并不满足于豪华客车,他还进军了乘用车市场。2004年,青年汽车入主贵航云雀,获得了轿车生产资格;2006年,青年汽车与马来西亚宝腾集团签署合作协议,同年引进莲花科技并联合成立研发中心;2008年,青年莲花首款车在贵州下线;2012年,青年汽车和宝腾的合作到期,相关技术人员撤离;2014年,青年莲花被爆出停产消息;2017年,2017年,浙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此外,青年汽车收购萨博失败,相关项目未能如期投产,青年汽车建设的部分基地“烂尾”,资金承压。在此情况下,庞青年又瞄准了新能源车。

  

据媒体报道,2017年8月21日,庞青年高调宣布公司生产出了全球首辆水氢燃料汽车。那天,庞青年把多家媒体请到了浙江金华总部,称只要手里有瓶水,汽车就能跑。

  

让青年汽车的“水氢车”轰动一时的事件发生在2019年的南阳,因为一篇报道,青年汽车的“水氢车”引发网友关注并受到大量。有网友认为青年汽车“骗补”,工信部称没有列入《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不能申请新能源汽车补贴。

  

而在此之前,庞青年就背负了“骗补”“老赖”等污点。南阳“水氢车”事件后,当年10月,杭州萧山区人民法院裁定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破产。

  

2021年,申请人金华市乐慧博机电有限公司、金华市创捷电子有限公司以金华青年汽车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符合破产条件为由,向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金华青年汽车公司破产清算,得到法院裁定受理。

  

谈及青年汽车破产,全国乘用车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与“水氢车”事件关系不大,破产的主要原因在于企业经营不善。

  

“我觉得(青年汽车)还是缺乏有效的技术跟有效的产品,基本上是‘拿来主义’。高端客车那时候也是属于组装型的企业,那时候引用这个模式比较成功,所以他就按模式去发展,这个模式没有可持续性。”1月7日,崔东树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时至今日,青年汽车进入破产清算,随着相关资产被陆续拍卖,庞青年经营多年的“青年汽车王国”也荡然无存。